拖欠5100多万元广告费,金嗓子女老板江佩珍被限制出境

金嗓子(06896.HK)掌门人江佩珍近期收到限制出境令!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消息,被执行人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简称金嗓子食品),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出境。

此事可以追溯到2019年9月19日,当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消息显示,金嗓子食品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原因是该公司未按要求履行支付5194.98万元广告费,当时江佩珍收到的是限制消费令。

拖欠的5100多万元广告费

5100多万元的广告费争议发生在金嗓子食品、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金嗓子公司)以及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星空华文)之间。

澎湃新闻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到的《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诉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广告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详细记录了这起合同纠纷。

根据判决书内容,2016年6月,金嗓子食品与星空华文订立了《电视广告委托代理合同》订立了《电视广告委托代理合同》,在星空华文制作的两档综艺节目中投放草本植物饮料品牌广告,合同总价8000万元。

据天眼查资料,金嗓子食品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200万,金嗓子公司是其控股股东。在这起广告纠纷中,金嗓子食品方面以合同未盖章、收视率不达标等理由拒绝支付广告费,因此星空华文将金嗓子食品告上法院,并认为金嗓子公司承担连带债务责任。

此次合同纠纷在2017年6月19日立案,2018年12月29日一审判决宣判,金嗓子食品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星空华文广告费5167万元,并以此为本金支付自2016年12月26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每日万分之一计算的违约金。

不过,一审判决结果也认为,因为未发现金嗓子食品与金嗓子公司资产混同使用行为,因此法院认为金嗓子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2019年6月14日的二审结果维持原判。

虽然有法院的判决结果,但金嗓子食品并未执行相关判决,由于金嗓子食品实际控制人是江佩珍,因而成为“老赖”。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二审审判书,星空华文方面举证,在合同洽谈期间金嗓子食品与金嗓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江佩珍,金嗓子食品在星空华文起诉前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黄建平。金嗓子食品则回应称,变更法定代表人与本案无关。

罗纳尔多曾欲起诉金嗓子

这并不是金嗓子第一次因为广告惹官司,其中最著名的是与巴西足球明星罗纳尔多的代言纠纷。

据金嗓子官网资料,金嗓子有六十多种药品和10多种传统食品,其中非处方药金嗓子喉片是明星产品,“年生产能力金嗓子喉片50亿片,年产值规模10亿,在同类产品中市场占有率多年来一直名列前茅,并出口美国、加拿大、欧盟、俄罗斯、澳大利亚以及东南亚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金嗓子喉片之所以能从广西走向全国,著名球星罗纳尔多的“代言”,并投放在央视的广告功不可没,很多中国人都对“罗纳尔多拿着金嗓子喉片产品,并冲着镜头笑”的广告印象深刻。

这条代言广告让金嗓子风光一时,也为金嗓子带来了麻烦。2007年《现代快报》采访到与罗纳尔多经纪人走得最近的人之一——某报驻西班牙撰稿人王磊,讲述了那条代言广告背后的故事。

按照王磊的描述,2003年,罗纳尔多在中国,收到一个私人宴会邀请,并许诺给罗纳尔多几十万欧元作为出场费,到了赴约的那一天,现场让罗纳尔多穿着印有“金嗓子喉片”的球衣,拿着一盒药,拍了张照片,当时说只用于企业内部宣传,并没有说用于商业宣传。

王磊表示,直到2005年初,罗纳尔多才得知自己成为金嗓子喉片的代言人,之后“罗纳尔多的经纪人法比亚诺表示,已经连北京的律师都请好了,只要忙完罗纳尔多转会的事就会起诉”。

罗纳尔多与金嗓子的纠纷不了了之,而金嗓子公司与足球并未因此断了联系。2009年,金嗓子选择新“巴西金童”卡卡作为形象代言人。

从包糖女工到金嗓子掌门人

金嗓子以及相关产品能从广西的一个市走向全国,与江佩珍密切相关。2007年5月《广西日报》的一篇报道记录了江佩珍在金嗓子的励志故事:

“金嗓子面世之初,厂里拿不出广告费,她带领员工上街叫卖;去山东参加全国保健药品研讨会的途中,她连闯几道洪水,抱着几十公斤重的金嗓子喉宝样品换乘摆渡的竹筏,赶上飞机,将这一正在热销的产品送到与会代表手中;有一次为了产品的销售,她早上在柳州,晚上赶到哈尔滨,第二天又出现在玉林。2000年春节前,她在繁忙的事务中用别人撂在办公室里的两片冷硬的红薯干充饥,结果出现严重的肠梗阻,腹腔大量积水。她瞒着家人和员工,自己到医院动了手术。当厂医来到医院看到身上连着8根各种治疗插管时,厂医哭了。”

据金嗓子官方资料,江佩珍是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先后荣获第五届中国十大女杰、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改革开放30年百名女性新闻人物、全国星火企业家、全国十五大杰出创业女性、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的华商女企业家、中国十大品牌女性、全国医药系统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西有突出贡献科技人员等荣誉称号。

2009年《中国经济信息》的一篇报道则称“江佩珍的是一个平常的柳州女人,又是一个经历坎坷、富有传奇色彩的柳州女人”,从包糖女工到金嗓子公司的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

在这篇报道中,江佩珍也提到与罗纳尔多的广告纠纷,“期间国内也有很多不实的流言蜚语,作为全国同行业的佼佼者,我们的产品销售占了市场总额的36%,持续稳坐同行业的龙头交椅,需要进一步提升我们的品牌,我们决定一如既往地在足球方面做文章,要选代言人,一定要比以往更进一步。”

宣传之于企业的重要性,江佩珍似乎比谁都清楚。

2015年7月15日,金嗓子在港交所上市,董事长江佩珍女士的敲锣姿势也备受争议,虽然有争议,但金嗓子因为这件事情又引发了一波不小的关注。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金嗓子公司旗下产品包装上的头像换成了江佩珍,此前是金嗓子喉片配方人华东师范大学王耀发教授。

金嗓子上市5年,市值缩水八成

拖欠广告费背后除了法律纠纷,还有不容乐观的股价。

最初上市时,金嗓子每股价格4.71港元,市值最高超过60亿港元,而截至6月3日港股收盘,金嗓子股价是1.5港元/股,总市值是11.09亿港元。按这组数字比较,金嗓子公司的市值缩水了八成。

金嗓子的营收数据比较乐观,2020年4月24日公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营收7.97亿元人民币,同比(较上年同期)增加14.8%,毛利为5.9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15.9%。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12月31日,金嗓子喉片销售约占年度收益的90.5%,金嗓子产品过于单一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无论是广告纠纷,还是市值缩水,似乎都没有影响江佩珍,在2019年年报的主席报告中,江佩珍说道:“2020年,预期本集团将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

上一篇:王思聪旗下熊猫互娱破产拍卖,原价600元福袋51元起拍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董事局网无关。董事局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董事局网版权与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董事局网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董事局网”,违者本网将保留依法追究责任的权利。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